嵊州新闻网>>生活频道>>体育娱乐>>娱乐



黎姿卷入“淫媒门”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2008年10月10日10:19:17  

模特儿出面指证淫媒Ingrid(右下角圆圈内者)

张柏芝一出道就被富豪盯上了

  据香港娱乐杂志《忽然一周》爆料,香港名模圈内有个名叫Ingrid的人,以介绍工作为名,实则是游说女艺人陪老板的“淫媒”。据称该“淫媒”到处招摇撞骗,又自称与TVB高层相熟,更以3万港元叫价,在外兜售女艺人的电话号码。而黎姿近日赴澳门出席宣传活动,不仅获10万港元酬劳,更获对方出动直升飞机接送,据悉就是由Ingrid从中穿针引线的。

  经纪人挡驾黎姿避谈“淫媒”

  经资料搜索发现,Ingrid 中文名关月明,是已故电影美术指导马磐超的太太。她声称与曾在邵氏任制片人的乐易玲(现为TVB资源部副总监)相熟,也与很多巨星,比如杨紫琼、张曼玉等有来往。近年又转战公关界,不久前模特界爆出有“淫媒”向周倩圯、梁敏仪等人游说,介绍“不道德的工作”,传当事人正是Ingrid。而日前,停工近半年的黎姿忽然现身澳门,联同陆诗韵、黄莹及吴亭欣等,担任某手表发布会的嘉宾。黎姿这一次破例出席宣传活动,有消息人士爆料说:“黎姿以前拍电影,认识很多电影圈中人,这一次黎姿肯接下这工作,除酬劳不错外,很大的原因是因为Ingrid叫她,她才肯来呢。”

  据悉,通过“淫媒”接下工作,黎姿酬劳高达10万港元,另加贵重礼物,并获得主办方出动直升机接送,相比只有1万港元酬劳的陆诗韵,条件要优厚得多。

  本周二,黎姿出席TVB台庆活动时,被追问是否认识Ingrid,其经纪人立即出来挡驾说:“她现在没空回答你,等一下吧。”谁知一转身,黎姿就以腰痛为由先行离开,而当时活动还没结束。

  模特儿爆料欧洲“淫媒”更危险

  其实,关于Ingrid做“淫媒”的传闻早已在香港模特界传开。模特儿梁敏仪曾被她游说去陪老板,虽然及时拒绝了,不过对方依然死缠烂打,令人不胜其扰。

  此外,模特儿庄思敏、周倩圯也出来指证Ingrid曾给她们介绍“不道德的工作”。庄思敏称自己与该“淫媒”认识,却不知对方做此行,只是有一次对方问她要另一位女模的电话,事后才知道对方有问题。她说:“我现在很尴尬,差点儿把朋友给害了,现在我都不再跟这个人(指“淫媒”)联络了!”周倩圯则表示自己虽然被问价,但无论如何都会拒绝,她说:“除了模特的工作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关系。”

  模特儿Jocelyn Luko表示没有听过相关传闻,却大爆欧洲比香港更危险,她说:“欧洲更加危险!经常有人做这种事,不过我一一拒绝,我会说自己有丈夫!相信那些人都是有钱又寂寞才会这么做,就算有一亿我都不会答应。”

  新闻链接

  轰动香港的“淫媒”

  1989年,曾发生轰动香港的“风流案”和“银鸡案”,其中“风流案”的男主角叫钱志明,“银鸡案”的女主角叫古惠珍。这一男一女,曾在娱乐圈大做“淫媒”生意,从中赚取不少。当时案件最终审定钱志明被判入狱三年,古惠珍被判两年,缓期执行。

  钱志明曾冒充富商,欺骗几名二、三线女星发生性行为,然后加以勒索,后来有人不甘受辱,报警求助,最后将他绳之于法。当时为了保护证人,案件审讯期间,这些女星均以英文字母A、B、C、D代替真实名字。

  古惠珍原名官沣婷,现年54岁。17岁时婚姻失败,育有一子,曾经在TVB艺员训练班学习,但未能毕业。古惠珍第一次接触“有价饭局”是在1976年当特约演员时,她说:“当时我的样子也不差,有人说我离婚,又没男友,不如去吃饭识人。有时只是同人跳舞给人摸,完就有一千元收。我1985年才开始带人,当时手上有六名女子,一日有三餐饭局,每餐赚利市一千,一日就赚三千。当时好风光,叶子楣和陈宝莲都跟我去过。”

  富商出300万求张柏芝的《喜剧之王》后,已有富商愿意出价300万港元,希望与张柏芝做朋友。“以当时芝芝还是新人来讲,这个价算不错了。对方讲明和她做朋友一年,一年内双方见面上限是30次,时间、地点由女方决定。如果一年见不足30次,合约逾期作废。这类豪客一般都只求见面,不一定要求上床的。”但古惠珍如今始终不愿透露张柏芝当年是否签下了包约合同,对外宣称怕被报复。

  据称朱茵、舒淇、钟丽缇、陈彦行和陈法蓉都曾是古惠珍旗下的“红牌”。上得人气榜的女星,除了是当红一线靓女外,青春、身材均匀也是本钱之一;另一类中坚分子是背景干净,没有公开男友,形象偏向乖乖女的,即使知名度不及一线红星,同样会受到富商欢迎,陈法蓉便是最佳例子。古惠珍很感慨地说:“这行好现实,有钱人喜欢玩高难度,其实好多女孩都是无情被拉下水,一线红星或者有知名度的明星都不是一般中间人可以撮合的。”

  “港男”曾被当面问价

  据古惠珍讲,1998年底有某选美靓女因为炒股票失败而欠下大笔债,于是开出60万港元陪3晚的“肉金”价,可惜该靓女腰上的皮肤有皱折,即使肯卖身都没人愿买。

  而古惠珍还是香港放债集团的中间人,经常放债给一些在娱乐圈半浮沉的二、三线女艺人。当她们无法还债时,集团便安排她们卖淫作为清还债务。据悉,2001年,一位参加亚洲电视与英皇娱乐合办《超级经理人——女优选拔赛》的女艺人,由于未能在娱乐圈闯出名堂,而因经济问题堕入“淫媒”陷阱。

  其实,每年选美结束后,都会听闻佳丽被邀或被安排出席一些饭局或派对。“淫媒”带靓女出席饭局,从而获得利市,通常这班靓女可以收到起码数千元的红包或名贵礼物等。其实收礼物其次,一些靓女甘愿出席应酬,目的是有机会被广告客户或富商赏识,走一条成名的“捷径”。

  不过,别以为这是女孩子的专利,据知情者透露,第一届“港男”选举后,也曾有“淫媒”安排饭局,其中一位得到名次的“港男”更被富商当面问价。

  “淫媒”也有栽的时候

  此外,善于兴风作浪的“淫媒”也有栽的时候。原来,“淫媒”经常把一些绝不会接客的女星加进名单内,意图欺骗某些富豪上勾。

  数年前,古惠珍曾因此而闯下大祸。她约一名富豪到某酒店选人,相簿中有一名是落选亚姐,恰巧她又是圈中一名“打星”的女朋友,而该富豪原来与该“打星”非常熟。富豪假意表示看中那落选亚姐,并暗中通知他的朋友,结果证实古惠珍是拿出该女星的相片去作招牌,可是当事人却全不知情,使人误会。结果,弄清真相的“打星”将古惠珍暴打一顿。

  一线女星多海外交易

  “淫媒”替富商做中间人,以金钱换取女艺人的肉体,形式有多种,包括一次过的,包一段日子的,或去一次短期旅行的,还有被安排到海外接客的。行情方面,一、二线女艺人每次数十万港元;三、四线女艺人,一万至三万港元;有选美衔头者,五万至十万港元。

  至于富豪与女星见面的方法则五花八门。分期“提货”的,双方会订下一份有时限的合约,约定见面次数的多寡。外游对象多是一线女星,由于是传媒追访的对象,为避开狗仔队耳目,买卖双方会分别离港、约定在外国见面,即使短短数天,但酬劳都可能会有几千万。出海——公众人物不方便公开出入酒店,离港的话又会妨碍工作档期,卖买双方便在游艇上交易,驶出公海,神不知鬼不觉。饭局牌局很少有一线女星出现,这类较显眼的活动,多数会安排模特儿或一些新人出席,陪吃饭陪赌,不用上床也一样会有打赏。

 


编辑: 赵波英


  相关文章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