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州新闻网>>生活频道>>时尚情感>>情感



物质女人,耍得我团团转
来源: 浙江在线  作者:   2008年10月13日12:57:03  

    我想要保护她

  我和菲儿是从网上认识的,虽然我在上海、她在杭州,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的关系神速发展。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起初的那段日子里,网络是维系我们感情的唯一途径。我俩几乎每天傍晚都准时在网上“见面”———我打着加班的幌子猫在办公室里,神经紧绷了一整天,我很需要与人絮絮叨叨地聊会儿天让自己松弛下来;而她通常已经下班回到了家,边看电视边上网是她最大的乐趣。

  姚眩是那时菲儿经常挂在嘴边的名字———那是菲儿的另外一个异性网友,关系似乎相当密切。菲儿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到他,说他买了昂贵的首饰作为圣诞礼物;说他每周都会买一大堆零食送到菲儿的公司;还说他在情人节那天买了99朵玫瑰……

  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会莫名地紧张起来。有天当菲儿又说到姚眩时,我就试探地问她:“既然他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接受呢?”菲儿的回答让我欣喜若狂,她说:“我知道他对我很好,也是个值得交往的好男人,可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不像你……”

  不等我作出任何反应,菲儿又说,她总担心自己会被骗,毕竟网络中有太多虚幻的东西———听了这话,一种要保护她的冲动在我心里迅速膨胀。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买电脑,不能“小男人”

  正犹豫着该如何与菲儿“见光”,老天突然就给了我一个特别的机会———菲儿要来上海看病!

  菲儿独自住在医院接受各项检查,她每天都要给我发好多短信,说自己孤单害怕。可她却执意不肯让我见她———她说,她不愿意让我看到一个处在病态当中的菲儿。拗不过她,我只好尽量多地给她打电话,算是安慰。

  一周后传来好消息,菲儿不用手术,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那天菲儿显得格外兴奋,主动打电话问我:“我回家前,你要不要见我一面?”

  这当然是我期盼已久的机会,我恨不能立刻飞到菲儿面前。就在医院附近的KFC里,我俩一直聊到深夜。虽然没有说破,但是在送菲儿回病房的路上,我的手牵到了她的手。

  短暂的见面之后,我和菲儿又回到了“分居”的状态。一个月后是菲儿生日,之前菲儿曾经好几次提起,她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但是遭到爸妈反对,为此她还与家里人闹了一场。她郁郁寡欢的样子让我心疼,于是我一口答应买台笔记本电脑当作生日礼物。她虽然连连说不要,语气却并不坚决。

  可是挂断电话我隐隐有些后悔———我们毕竟刚刚开始交往,此时就送昂贵的笔记本电脑给她,会不会给她太大压力呢?如果她并不喜欢我,会不会因为电脑而勉强接受我呢?或者说万一将来我们分手了,那么电脑又该怎么处置呢?

  被这一连串问题折磨了整个晚上,第二天我决定索性开诚布公地与菲儿讲清楚。于是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她,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一一道明。

  谁知菲儿竟立刻生气了,并且指责我太虚伪太现实。我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当晚下班就直奔电脑广场,花8000元买下了一台外型漂亮的笔记本电脑。

  几天后当我坐火车赶到杭州,将电脑亲手交给菲儿的时候,菲儿紧紧抱住我,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为了电脑,菲儿曾经骂我是‘小男人’,所以在后来的交往中我都努力地表现自己的大方。但是自从跟她恋爱以后,我对自己倒是真正‘小气’了许多!”锵锵苦着脸,说自己这一年来不但花掉了所有积蓄,现在还欠了不少外债。)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物质女人”把我耍得团团转

  她这样做,是让我安心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个周六都会去杭州,当晚再赶回上海。菲儿有时会把最要好的朋友路路也带上,为了能给菲儿更多惊喜,自从与路路交换了手机号码后,我就时常给路路发短信,向她讨教菲儿的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

  几乎每周我都会从路路那里得到菲儿的“最新喜好”,浪琴手表、索爱手机、薇姿护肤品……反正价钱都不便宜。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路路总在周五下午发这样的短信给我,似乎让我有恰到好处的时间准备礼物;而当我周六带给菲儿时,菲儿虽然很开心,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喜”。

  虽然有些怀疑,可我还是一次又一次不假思索地掏钱,并且不断安慰自己———为了自己喜欢的人,送这些东西很正常。当然,我的诚意也得到了“认可”,当我第七次赶到杭州时,菲儿主动要求我晚上留下……

  尽管第二天早上,菲儿的一句话让我至今耿耿于怀———当时我问她:“你爱我吗?”稍稍犹豫后,菲儿回答:“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安心。”

她的沉默让我生气

  从那以后我和菲儿就算进入了一种稳定阶段,每周六中午我带着礼物去杭州,在宾馆里与菲儿待到傍晚,然后再赶火车回上海。菲儿开始拒绝与我一起逛街聊天甚至吃饭,约会渐渐变得像个简单却无聊的程式。

  矛盾终于爆发是在两个月以后!那个周六下午,我俩正在聊天,菲儿突然接到了姚眩的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全然不顾身边的我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当菲儿终于挂断电话后,我努力装作丝毫不在意;可还没过10分钟,姚眩的电话又来了!

  我再也挂不住了,当一小时后菲儿终于煲完电话,我立刻质问她:“你有没有告诉他,你正与男朋友在一起?”菲儿没有回答。

  这种沉默只会让我更加生气,于是我故意拿话激她:“你们的关系似乎超出了兄妹吧?”我以为菲儿会生气会反击,谁知根本没有,她仍旧沉默着,像是默认了。

  那次冷战持续了一周,直到下个周末我按照路路的“指示”带了一枚漂亮的戒指前去“赔罪”。但是那天菲儿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她说姚眩开了家宠物店,还缺5000元临时周转。并非小气,当时我的信用卡早已赤字,根本没钱可借。

  回到上海后我想想有些愧疚,便向同事借了钱。深夜给菲儿打电话想把好消息告诉她,谁知她根本不在家;又打她手机,她说正与一群朋友在酒吧。

  “你是不是和姚眩在一起?”我突然问道。菲儿显然没有准备,下意识地“嗯”了一声。然后她迅速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时,她没接。

  又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接到菲儿发来的短信,内容都是些侮辱性的骂人话。我立刻打电话过去———竟然是姚眩拿着菲儿的手机!

  直到几天后菲儿才打电话给我,她解释说自己当时喝醉了,完全不知道。可她又立刻偏袒起姚眩来,责怪我应该体谅他的郁闷。

 这段感情我没退路

  我开始尝试以更加客观冷静的角度去了解菲儿,而不是向以前那样一味盲从。我向她要她家的地址,可是每次都遭到拒绝———要知道认识至今,菲儿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我按照她给我的公司名字查到电话号码打过去,可是那家公司说根本没有菲儿这么个人;我又借着为她手机充值的名义到电信局查她的手机用户信息,可是查到那个号码的登记人是姚眩……

  每次调查结果只会让我更加疑虑重重,每次我都忍不住当面质问菲儿是怎么回事。可菲儿总是用生气来回应我的疑问,她骂我太冲动太敏感,这种做法只会让她觉得压力很大。就这样,我们的矛盾渐渐变得不可调和。

  可是这段感情已经让我没有退路,前不久,菲儿称要开美容院,我向朋友四处借钱才凑够了5万元,可至今我还不知道那家美容院开在哪条街上。前两天她又向我要5000元,说是添置设备,我还是不忍心拒绝……

 


编辑: 赵波英


  相关文章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