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嵊州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越乡文化
60多年前庆祝土地改革胜利完成暨发放土地证大会亲历记
来源:嵊州新闻网 作者:文/包辛耕 2018年07月06日10:07:00 

土地还家喜若狂

解放初期的嵊县土地权证(嵊州档案馆供稿)

  1949年5月22日,嵊县解放。经过艰苦卓绝的剿匪反霸斗争,消灭了以国民党残余势力为主的各类反革命武装和土匪,彻底摧毁了反动封建统治的社会基础。建立了县、区、乡、村人民政权。广大长期受压迫、剥削的劳苦大众,翻身作了主人。当时县、区、乡建立了人民政府,村有农民协会。接着就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千年梦想。

  土改胜利完成

  当时网友老家山前村(现在的竹前村山前自然村),隶属于竹山乡。那时乡的建制规模较小,竹山乡由竹山、山前、何家、艇湖、东塘、荷花坪、戴望、东圃村组成。乡长是雇农出身的山前人吴香根,乡农会主任朱元标也是我们山前人。乡政府开始设在山前村,就在我老家的隔壁,后来移到荷花坪村的明心寺。

  竹山乡的土地改革运动从1950年底开始,1951年初胜利完成。根据土地法大纲,原来地主的田契、地契和其他一切旧契约,在土改运动中和土地同时没收、销毁。其他人的旧地契也一律作废。在土改完成后,由县人民政府重新颁发新的地契——土地证。

  发放新土地证

  1951年3月12日,竹山乡人民政府在城隍山上的戴望村召开了庆祝土改胜利完成暨发放新土地证大会。会前一天,村农会就做了安排和通知。大会当天一大早,全村的男女老少,手擎红、绿两色长方形彩旗,彩旗上写着标语、口号,在村口集合。两个青年农民抬着一顶披红挂绿、装饰一新的接新娘子的大花轿,准备把全村的土地证像接新娘子似地抬回来。敲着锣打着鼓,浩浩荡荡地向会场进发。

  网友当时虽然只有9岁,却已是有一年多站岗、放哨、查路条资历的老儿童团员了。解放初期的许多运动,儿童团都是主力军之一。去乡里开庆祝会、领土地证这样的大事,我们儿童团是当仁不让,全体参加。队伍中还有许多抱着孩子的母亲、六七十岁的小脚老婆婆。村里凡是会走路的人都自发地参加了。要知道,当年去戴望村,可全是曲曲弯弯、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可是谁也不觉得苦和累。解放初期,老百姓那份热情和干劲,现在的人们是无法想象的。

  正是一年中最美的仲春时节,田野上空气清新,山路两旁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可乡亲们脸上的笑容比桃花还要灿烂,他们的心情比春光更加明媚。

  我们的队伍到达会场时太阳刚从远处四明山顶探出头来。会场设在现在百道岭去星子峰亭的水泥公路的右侧,戴望村办公楼的前面,朝东南的山坡上。主席台依靠着山坡搭建,用晒谷的竹簟遮挡住山坡成了主席台的后墙。上面挂着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大幅画像。台前上方横挂红布会标,写着“竹山乡人民政府庆祝土地改革胜利完成暨发放土地证大会”几个大字。主席台上横放着一排桌子,桌子中间放着一把椅子,两边是长条凳。吴香根乡长和朱元标主任已经坐在台上,台前作为会场的一丘长方形梯田上已经有许多人先到了。更多的人正从四面八方的山间小路敲锣打鼓、兴高采烈地汇聚拢来。不一会儿,梯田上已人满为患,后来的人就只得分散在会场四周的田坎上、坟棚边、大树旁。会场成了人的海洋、各式旗帜的海洋。更使我感到惊奇的是,居然各个村子都是用花轿来抬土地证,而且是一顶比一顶漂亮。各式花轿在会场四周围了一圈,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花轿老板肯定高兴死了,不但让他们都赚了一笔,还给他们各家轿店做了一次免费的广告。

  大约8点光景,主席台上的领导已经就位。乡农会主任看看各村人员都到齐了,拿起一个洋铁皮卷成的大喇叭(当时没有电,也没有麦克风),大声宣布大会开始。会场慢慢静了下来,坐在中间椅子上的县领导站起来开始讲话。会场露天,并且很分散,领导又是一口山东鲁南腔,说实话,我是一句也没听懂,估计大家都和我差不多,但是一点不影响我们的崇敬和兴奋之情。我们静静地听着,谁也不说话,看见领导讲话结束了,我们连忙起劲地拍手。

  接下来,由乡长发土地证。乡农会主任叫到哪个村,哪个村的农会主任应声上台。先向毛主席、朱总司令画像鞠躬,然后转过身来,接过乡长递给他的一摞红布条捆着的土地证,再次向毛主席、朱总司令鞠躬,小心翼翼地捧着土地证走下台来,向本村的花轿走去。村里的副手赶忙跑过去掀起轿帘,主任把土地证轻轻放进轿里,副手放下轿帘。一个村一个村地领下来,大家全神贯注,静静地看着,没有人随便走动,也没有人随便说话。年轻母亲怀里的孩子睡着了,她也全然不觉;老人们张大着嘴,一直没有合拢……

  直到最后一个村子的土地证放进花轿内。乡农会主任再次举起大喇叭宣布散会,大家才发觉,两只脚都站得发麻了。各村都是以大红花轿为前导,后面是锣鼓队,然后是长龙似的(因为都是狭窄不平的山路,只能单列行走)农民队伍;我们村因为离得较远,路又难走,回到村里已经过午。

  当天晚上,我们村在太祖庙(村公所)召开村民大会,发放上午用新娘轿子抬回来的土地证。尽管白天赶路、开会已经很累了,但没有一个人缺席。全体村民以小组为单位,齐刷刷地站在大殿里,村领导坐在戏台上,农会文书已经把土地证按村民小组分好,像上午乡长给各村主任发证一样,村文书叫号,村民小组长依次上台接过农会主任手中的土地证,走下台来发给自己组里的各家各户。

  难以平静的喜悦之情

  随后几天,村民们谈论的都是土地证,兴奋、激动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每个村子都用接新娘子的大红花轿抬土地证,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直至6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事后我曾问吴香根乡长,是不是事前乡里作过统一布置?吴乡长说:“还真的没有。我也是到了会场才看到的。自己是事前没想到,要是想到了,倒是会这样做的。”上面没有统一布置而不约而同,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正反映了农民视土地为命根子,分得土地之后无比喜悦的心情;也表达了对毛主席、共产党无与伦比的感激之情。

  相关文章
编辑:何东铭
嵊州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4〕47号. 浙ICP备 05017992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