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嵊州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文学艺术
名家近作——沉吟的司宝脱
来源:嵊州新闻网 作者:王锦忠 2018年04月11日10:01:57 

  【王锦忠,笔名乔轼,越城区作协常务副主席。有小说、诗歌、散文及书法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等,部分文学作品获奖,部分书画作品获展出或被收藏。作品见于《野草》《西湖》《文学港》《海燕》《绍兴诗刊》《文化地图看浙江》《流淌的故事》《讲述浙江故事》等。】

  在嵊州越剧博物馆二楼,我与一只泛着铜锈的司宝脱(舞台照明灯)在静默中对视,双方没有出声,但在分分秒秒里已经对话了百年越剧的沧桑变迁。

  我知道她不用开腔。因为,一旦开腔,便是呤嗄调的“阳刚”韵腔,或者是四工调的软糯甜润。那些才子佳人,聚散离合的缠绵与悲喜,赶着春色的余韵,一下子便活泛起来,渲染了整个博物馆。是的,她无数次地在舞台的高处,聆听一幕幕后花园里的故事上演,不要那出将入相或庙堂之高,执着地诉说离合悲欢,用剡溪的唐韵宋律,以越语吴音的绵柔,轻巧地流入你的心田。

  司宝脱是幸运的。她如一个执着的戏迷,一场不落地听完了所有的剧目。钱塘道上,三载同窗的梁祝十八相送难舍难分,此刻他们的心情如晴朗的天空,井中的倒影不辨雌雄,殊不知,呆头鹅的嗔怪犹在耳边,马文才的迎亲队伍却已吹吹打打地走在了路上。楼台相会,求亲的对象九妹变成了英台,岂不正好?但来不及欣喜,祝员外却成了打散鸳鸯的大棒。我不太喜欢祝家庄,因为那是一处贫寒子弟的伤心地,那山伯,情到深处不仅仅是衣带消瘦,而且是生命的休止。而英台报以了坚贞,以落轿祭墓为由,合墓而去,彩虹起处,双蝶从墓中翩然而起,让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官二代”马文才空欢喜一场。司宝脱照见了人世间的悲喜交集,现实与理想的错位在她照射的舞台上一览无余地频频上演。有《珍珠塔》《五女拜寿》中的世态炎凉,有《盘夫索夫》中的忠奸贤愚,有《九斤姑娘》里充满谐趣的翁媳智斗,有《碧玉簪》中小夫妻的误会使性,更有《红楼梦》里大家族的盛衰感叹与贾宝玉的叛逆任性。这个老辣的司宝脱,隐藏在灯光的暗处,过足了戏瘾,如今她真的疲惫不堪,在展厅的橱柜里安坐,在剧目的反刍里安享余光。

  司宝脱是荣耀的。因为正是由她的高光,推送了无数的无名演员走向更广阔的舞台,走向人生的辉煌。上海的舞台一次次地被一批批越剧“头牌”轰动,从“三花一娟”到“越剧十姐妹”,一声声宛转的唱腔,一个个俏丽的身影,“手能言,眼能语,满台风雅;舞水袖,摇折扇,含情脉脉。”从剡溪岸边扬起“的笃班”的风帆,把“女子文戏”唱进黄浦江边的十里洋场,引来万人空巷的盛况。一种唱腔,因其独特的韵味,让人迷醉,欲罢不能,于是有了流派,弟子代有传承,如江南的杏花春雨,滋养了枝头,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各领风骚,绵延不绝。无论你是喜欢徐派的高亢激越,还是喜欢王派的清新无华,抑或是喜欢其他唱腔的韵味,那都是剡溪的眉黛,功到传神便流淌出一曲曲越乡的诗意情话。

  司宝脱是神圣的。因为她照见的是一代代越剧人历经风雨矢志不渝的缩影。“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从一招一式起步,到一朝成角,在舞台上摔摔打打,一去便是十载之功。越剧的声音,从剡溪两岸的田间地头响起,走向杭嘉湖,在大上海经历了几番波折,以越剧人的百折不挠而成功立足,终成影响全国的大剧种。从最初的求生,到后来的争气,演化成求变、超越,来自嵊州的越剧终于修成正果。司宝脱不会忘记,多少个夜里,袁雪芬与范瑞娟两个闯入大上海的嵊州人,为了让越剧走得更远,苦苦寻觅革新,从昆曲、话剧、电影等中吸收表演手法,革新唱腔,在“四工调”的基础上创制了“尺调”,后又创制另一种新的基本腔“弦下调”,有力地推动了剧种音乐的纵向发展。东王村的稻桶戏台记载在开启越剧历史的日子里,而才子佳人的韵腔长起了腿脚,在大上海华丽转身,遍布了中华大地。

  司宝脱是神奇的。一个小舞台,站上“六柱头”,小生、小旦、老生、小丑、老旦、大面等六个角色行当粉墨登场,上演一出出好戏,呈现别样的精彩。正所谓,戏场小舞台,人生大舞台,司宝脱照见的是一代代的越剧明星星光灿烂的身影,在越剧的舞台上,“照得出双双人影和高处的星空”,为全国的戏迷所倾倒,甘愿醉心于她们各领风骚的韵腔。在越剧里,“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扮演才子佳人的小生小旦固然令人瞩目,但观众只认定功夫,只要你用心塑造人物,就算是个小丑、老旦,也能引来忠实的粉丝。《王老虎抢亲》中的王天豹,就是小丑,也叫小花脸。出场时鼻子上画块白彩,滑稽的举动与轻松的唱腔,总能吊起观众浓厚的兴趣。六个角色,足以支撑起一幕幕人间悲喜剧,足以让戏迷们不知疲倦地品咂越剧带给他们的岁月流转、现世安稳。

  新中国成立后,司宝脱更是春风沐雨,她用时代的光芒指引越剧走上了一条光辉的历程。剡溪岸边,一座以女子越剧诞生地施家岙为核心的越剧小镇正在兴建。它倾注了当地政府对越剧传承、保护、发展的满腔热情,也体现了成功企业家对家乡建设的反哺与奉献精神,为文化旅游、建设美丽乡村增添浓墨重彩,将被打造成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戏剧艺术交流体验的新乐园。在嵊州越剧艺术学校,我们参观了园林式的校园,参观了练功房,那里的学子练习着文戏、武戏,老师们循循善诱。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折扇开合,长袖起舞,让我这个从小浸润着草根戏曲的寻访者沉浸在一片越剧的氛围中,忍不住嗓子发痒哼上几句。在城隍山星子峰北,在优美的环境、美丽的校园中,走出了“梅花奖”。嵊州越剧艺术学校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越剧艺术家的摇篮”。

  如今,司宝脱熄灭了她的光芒,沉吟于嵊州越剧博物馆二楼的展示柜里。但更多的司宝脱闪烁着如炬之光,照耀着剡溪两岸。民间越剧团在嵊州大地遍地开花,从业人员八千余人,年均演出三万多场次,是何等的盛况空前。正如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覃志刚所题的词:

  弘扬民族文化越剧之花盛开,嵊州越剧故里传承人间大美。

  相关文章
名家近作——草白:童年与越人的歌声
名家近作——草白:童年与越人的歌声
名家近作——草白:童年与越人的歌声
名家近作——草白:童年与越人的歌声
编辑:何东铭
嵊州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4〕47号. 浙ICP备 05017992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