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龚琳娜:在神话里寻根创作新“神曲”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3日09:43:19 

龚琳娜的演唱令观众耳目一新

  7月20日晚,随着嘉宾们敲响100根金属管组成的“MISA”风铃,2020上海夏季音乐节(MISA)正式拉开帷幕,这也是疫情发生后国内举办的首个音乐节。

  在为期十天的上海夏季音乐节上,龚琳娜将为听众带来三场演出,包括开、闭幕演出和一场个人专场。近日,龚琳娜接受了记者采访。虽然她个子小小,浑身却散发着富有感染力的热情与活力,采访期间始终笑眯眯的,声音清脆利落,讲到兴起处,还会直接唱两句。她形容自己就像小太阳:“只要一唱歌,所有烦恼都会忘掉。”

  【现场】

  《忐忑》魔力让指挥“一起摇摆”

  开幕音乐会是龚琳娜第一次与指挥余隆合作,两人配合默契,对音乐的感知和理解相近,排练过程很顺利,最终的呈现效果也让听众非常满意。“今年第一场音乐会能现场听到《山鬼》,非常震撼和满足。”听众季小姐说。

  在上海交响乐团的协奏下,龚琳娜现场演唱了丈夫老锣作曲的《静夜思》和《山鬼》。前者安宁、静谧,有水的流动感和古典韵味,龚琳娜的演唱接近古人吟诵式的唱法,交响乐的伴奏压得很轻很轻,仿佛带领听众一同回到了唐代李白作诗的那个夜晚。

  屈原的《山鬼》则形成强烈的对比,气势磅礴、大气恢弘。龚琳娜说,这首曲子和大型交响乐队的格局很相配,交响乐团以西洋音乐为主,而她的演唱是中式的,曲子还有很多黄梅戏、山歌等中国元素和唱法。“雷填填兮雨冥冥”,交响乐和龚琳娜的唱腔让人感受到电闪雷鸣的画面,还伴随着猿猴的鸣叫。

  现场安可环节,龚琳娜还加唱了一曲《忐忑》,极快的音乐节奏考验乐手们的技巧,“神曲”的魔力甚至让指挥也跟着一起摇摆,现场气氛直接冲上了高潮。演出结束后有网友发微博说:“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听完《忐忑》,刷新了我对神曲的认知。”

  值得一提的还有,受疫情影响,在严格遵守30%上座率的情况下,乐团希望尽可能让更多观众走进音乐厅。于是,开幕音乐会采用了原班人马一晚连演两场的形式。晚七点首场,在演出结束后,工作人员对场馆进行消毒,随后迎接九点第二场的观众。此外,今年MISA的全部演出都会通过互联网直播,将音乐送达更多无法到现场的听众。

与指挥余隆在排练中

  【采访】

  探索音乐传统,致力中国新艺术音乐

  除了首次搭档余隆,龚琳娜还将在闭幕演出搭档谭盾,一同完成《敦煌·慈悲颂》。此前,当她将这个消息告知丈夫老锣时,懂她的老锣特别兴奋:“你等了这么多年的机会,这回终于来了!”龚琳娜说,这些天她每天早上7时就开始练,希望自己能在现场完全不需看谱,自由自在地演唱。

  在7月22日的个人专场,龚琳娜选择的曲目都和山水田园相关,比如王维的《桃源行》,比如《自由鸟》。她还将首次公开演唱上海崇明山歌《潮水娘娘》:“我学了无数次,因为发音很难,但还是想唱,还会在现场教大家一起唱!”

  这三场音乐会,从侧面展现出龚琳娜近年对中国音乐文化的探索和创新。“从上古到屈原、李白、欧阳修、李清照,一路到今天,我们立足在前人的根基上创新,做中国当代的音乐人简直太幸福了!”龚琳娜说,“目前我致力于中国新艺术音乐,‘新’意味着原创和创新,‘艺术’意味着高级的技巧和深刻的思想,也意味着质量。”

  龚琳娜说,她毫不介意别人称她的作品为“神曲”,“中国音乐讲究的是精、气、神,好曲就当‘有神则灵’”。

  将神兽唱成歌,制作新专辑《山海神话》

  在龚琳娜看来,中国音乐家应该从传统文化中寻根,无论是山歌、民间小调,还是传统戏曲,其中蕴含的“中国之声”是需要挖掘和保护的:“我们不仅要去学、要去唱,还要扎根于这片土壤孕育出新芽。”

  这些年,龚琳娜的演唱重心有两条线:一条是“民间音乐”,也就是民歌和戏曲;一条是“文人音乐”,也就是古诗词歌曲,近年她还开始学弹古琴、唱琴歌。从民间音乐这样的“俗乐”,到文人音乐这样的“雅乐”,都是龚琳娜的“根”。但她发现这还不够:“中国音乐应该还有一处根,那就是‘神话’。孩子们都喜欢漫威,知道蜘蛛侠,但他们知道什么是混沌、什么是夸父吗?很多孩子不知道《山海经》里有无数的神兽。”

  龚琳娜试图在音乐里追溯上古神话。今年,她开始筹备专辑《山海神话》,共十首歌,每首歌都有一个超高难度的声乐技巧,希望用不同的声音技巧,表达不同神兽的性格特征和独门绝技。她举例说:“凤凰为什么象征吉祥和平安?除了漂亮,它身上还体现有‘德义礼仁信’。所以这首曲子我会唱高音,唱出凤凰的叫声,但不是刺耳的,而是能体现出‘品德’的。”

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

  教邻居唱歌,发明“龚式声乐教学法”

  龚琳娜如今居住在云南,大自然和民间艺术给她带来无限灵感。她到附近去采风,跟当地人学习民歌唱法。她的邻居中有个小姑娘,在山里长大,学鸟叫是一绝。龚琳娜录了一段小姑娘的“鸟鸣”发在微博上,不少网友惊叹:“人类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这两年,通过教这位小邻居唱歌,龚琳娜还创造了一套“龚式声乐教学法”。先从最简单的开始,怎么练气?龚琳娜想到了劳动号子里的“哼哼哈哈”,她教她:“哼!哈!哼!哈……这么跟着练,一下就会了。”龚琳娜用幽默的方式教学,她说没有声乐基础的人更敢唱,就像玩游戏一样,多实践和操作,很快就能学会。她的丈夫老锣还特意写了《哼哈练气》10分钟练声曲,传到网上成了不少专业合唱团的练声必修课。

  “学院派似乎一致认为西方的声乐技巧才是科学、高级的发声方法,那是因为他们有理论、成系统,方便教学。中国声乐不能总跟着西方声乐的方向跑,就像唱歌剧的不会跟唱京剧的一样练嗓子,我们唱民歌的总按照西方声乐的方法发声也不适合。”龚琳娜坦言,这是老锣给她的启发。

  “他一直跟我说,中国戏曲有这么多流派,你们应该研究戏曲流派和发声方法,这是中国声乐自成系统的门道。原来我觉得唱戏和唱歌没关系,但其实它们都是发声方法。现在中国也有音乐剧,难道都要像百老汇那样吗?要唱出汉语的美,就不能按照英文的方式来唱。”龚琳娜希望,中国的声乐技巧能得到更广阔的发展。记者何晶

编辑:陈安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4〕47号. 浙ICP备 05017992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