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嵊州新闻网 >> 文化频道 >> 越乡文化
剡地旧事——古村青石桥,湮灭在时光中的繁华印记
来源:嵊州新闻网 作者:文/凌仲江 2018年04月27日09:47:13 

古村青石桥虽消失了,但新的青石桥村在黄泽镇的东方挺然崛起,续写了青石桥村兴衰更迭的历史……

  现在的黄泽镇青石桥村是沿用古村的村名,是原塘头、沙地、前州、岙口等几个村合并而成,地域包括古村青石桥。合并后的村名,应该是为了纪念当年古村青石桥的繁华昌盛和兴衰更迭之故吧。

摄于1934年的灵山旧照

  古村青石桥在明末清初是剡东的一个大集镇,有数百户烟灶,上千人口,为何在清代后期突然消失湮灭呢?从清《嵊县志》中无法查考到这方面的资料,所以众说纷纭,至今依旧无完整说法。为此,作者多次进行实地走访,收集了许多资料。

  关于古村的繁华印记

  青石桥古村的地址离黄泽镇东约1.5公里,在黄泽江的北岸,村南是上东江汇入黄泽江合流处,嵊张公路穿村而过。早年出嵊县城去东乡不是走现在的黄泽江南岸陆路,而是走黄泽江北岸官道。出了县城,在现在下中西村一带叫“中渡”的地方乘舟棹渡过剡溪,后过朱湖山、官地、白泥坎到青石桥,再往金庭华堂,是通奉化、宁波的官道。

  据清·康熙《嵊县志》载:卧龙山在嵊西四十里,灵山乡四明山迤逦而西,内有七十二名胜。明代司理徐一鸣在崇祯十一年(1638)暮春,受进士王心纯之邀,由嵊邑知县吴用光陪同赴卧龙山游山赏景,作有《游卧龙山记》一文。徐一鸣在文中写道:“山口为青石桥村,村东为灵岩岗,两石嵯峨,戟峙山前如门……”由此可见“两石嵯峨”的岩石在现岙口村后,卧龙山的景点被上世纪50年代后期所建的金盘水库淹没,其景难觅。

  根据塘头村的老人回忆,青石桥村建有乡主庙,这说明当年嵊县灵山乡政府的所在地是青石桥村。

  据《黄泽凌氏宗谱》记载:清初顺治年间,三十六世孙凌子慎从绍兴到嵊县东乡青石桥经商,途经黄泽。后从绍兴山阴县偏门外凌家岸村迁到黄泽定居。由此可见当时并无黄泽镇,清石桥是嵊县东乡的贸易集镇。绍兴的商人用竹排运货到黄泽沙地港到清石桥经商,又从青石桥收购蚕茧、烟叶、花生等农产品销往杭州上海。

  在明末清初,青石桥村有药店、布店、豆腐店、肉摊等。青石桥村中一条并不宽阔的弹石官路穿村而过,与官路并行还有一条常年流水不息的水圳。水圳称大浅砩,从上东江引水,灌溉黄泽江北数千亩水田。“砩”是嵊县东乡的俗称,在水利工程上称堰坝。

  大浅砩圳水流入青石桥村,路圳并行。路在南,圳在北。商铺建在水圳北侧,店门朝南。商店进出必须跨过水圳,为了通行便利,在水圳上建了不少石桥。由于圳水常年流淌,水气腾升而滋润石桥,从而使石桥板底部和两边上生出了厚厚的青苔。向前望眺,石桥变成青碧色,青石桥由此而得名。

  据说,青石桥古村有胡姓、陈姓、萧姓三大旺族聚居生息;另有李、俞、张、王等姓居住。天台织布的“腰机”(土织布机)匠,曾借用青石桥村的广福庵、乡主庙为织布的场地,所产布匹的面幅比别的地方阔,故称“大布”;奉化、鄞县是出草席与灯草的地方,他们在青石桥也设有“草行”。天台的剃头店、永康的打铁铺、东阳和义乌的“鸡毛兑砂糖”的销货郎也在青石桥歇脚;青石桥还有书画商店等高雅的作坊。

  相传,李家开的当店很有名,解放初期还存一间当店屋。青石桥还有一所财税房,相当于现在的税务所。这说明当年青石桥的商业贸易十分繁荣。青石桥村的民宅以萧家台门最大,其次是胡家、陈家、李家的大台门。清末反清志士李洪吉家有座三进楼房的台门,解放初还存前进七间、后进七间,中间左右各有三间楼房,加上门厅,规模十分可观。

  关于湮灭的几多推想

  到了清咸丰、同治年间,上千人口的大集镇不知何故,凋零湮灭。关于青石桥的消失湮灭,民间最多的说法是“一场大火烧掉了青石桥”。作者认为可能性最大就是毁于兵灾,即被太平军所烧毁。嵊县的祖辈称太平军为“长毛造反”。时间主要在清咸丰十一年至同治元年(1861-1862)。到过嵊县的太平军有两支部队,一支从诸暨进入嵊县,是太平军李世言部,军纪严明,比较爱民,并没有烧杀抢夺行为;另一支从东阳进入嵊县,这支队伍主要由广东一带“天地会”人员和一些地痞流氓组成,在新昌、嵊县进行大肆烧杀抢夺。当年剡东规模较大的“普安寺”等众多寺庙建筑及民宅均被“长毛”所烧毁。

  作者还认为,青石桥的消失湮灭,还与古村青石桥大户李洪吉造反有关。李洪吉出生在清同治十二年(1873),排行老二。李洪吉从小性格剽悍,成年后身材高大,戏拳弄武,人称“三角石头”。清光绪廿九年(1903),在母命逼迫下31岁的李洪吉县试中了秀才。

  光绪三十一年(1905),李洪吉受邻村塘头许畏三从日本留学回乡宣传反清思想影响,剪去辫子。后,李洪吉热血沸腾,穿村越县,去新昌马岙一带通过亲友联络志同道合者,组织反清灭洋会党。1906年,李洪吉在青石桥成立大刀会。后成立“大同民党”,把党部设在簟山庙。

  不久,新昌县衙把李洪吉在新昌的几名会党成员关进大牢。李洪吉决定设法营救,招募邻村四方猎户、枪手,队伍扩充到数千人。同时向大户募集粮草资金,为攻打新昌县衙门、牢狱作准备。后因他做事不密,劫狱行动被泄露。一天,新昌的县衙派人给他送来一份请柬,请他去县衙商量要事,李洪吉的部下和家人都认为这是一场凶多吉少的鸿门宴。但他决定单身赴宴,交涉释放党徒之事。李洪吉一进新昌县衙,当即遭拘捕,投入大牢后被杀害,年仅36岁。接着新嵊两县的清兵在青石桥村大肆追剿李洪吉的同党,青石桥的村民被迫背井离乡,避难而移居他村。

  古村青石桥虽因众多原因消失湮灭,但新的青石桥村在黄泽镇的东方挺然崛起,续写了青石桥村兴衰更迭的历史。

  相关文章
剡地旧事——人民理发店:老时光里的嵊州理发业
剡地旧事 东风饭店:一代人的美食记忆
编辑:何东铭
嵊州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4〕47号. 浙ICP备 05017992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