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呼唤从生活真相中生长出来的笑点与泪点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7日16:29:38 

  随着春节档逐渐成为每年的最强档期,和它时间相近的新年档在电影市场上的定位变得有些尴尬。实际上,相对于春节档作为多类型争艳的较长档期来说,新年档实际上是一个更强调情感仪式的短档期。辛劳了一年的人们,在新年档观影中既渴望一种情感宣泄来为即将过去的一年进行总结,同时也盼望电影能够为未来的一年带来信心和希望。这就需要这个档期的影片能够调动起观众的情感投入,让观众从日常的压力下解放出来,宣泄之余发现自我内心中的憧憬和希望。

  比如比较有代表性的海外电影《真爱至上》,其中的十个故事触及了各种情感关系,有悲伤,有甜蜜,但更多的是希望,使得这部电影变成一种情感仪式,成为很多人每年新年必看的经典。一些国产新年档影片如《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等也因为满足观众的情感需求带来了票房的成功。与此相反,《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新年档影片则因为没有兑现宣传中所说的一吻跨年的浪漫承诺造成断崖式的口碑滑坡。

  可见,与观众构成情感共鸣,帮助观众完成一种情感仪式,应该是新年档电影创作的一种自觉意识。

  2020年12月31日同时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温暖的抱抱》,从影片内容上都满足这个档期作为情感仪式的要求。但从最后的观影效果来看,《送你一朵小红花》做到了让观众发自内心的笑与哭。而《温暖的抱抱》既不好笑,也无法让人因为感动而哭泣。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成功,在于观众会为那些从生活真相中生长出来的细节会心一笑,也会感同身受地落泪

   《送你一朵小红花》:有力的生活细节牵起观众和影片的情感纽带

  2015年韩延导演的《滚蛋吧!肿瘤君》就是一部令人惊艳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可以说更上一层楼。两部电影都是抗癌题材,但导演却巧妙地借鉴了两种不同经典类型。这使它们虽然是同一主题,但因为不同类型所带来的具体背景、角色、事件和价值的差别而具有了完全不同的气质。

  《滚蛋吧!肿瘤君》基本是借鉴小妞电影的故事与人物塑造方式。这一类型主要以大城市单身职业女性为主角,以她们的事业与爱情追求作为主要内容。这个类型中的女性主角通常都充满个性又自我感觉良好,有时因为这样的个性主人公会带有一定的喜剧色彩,熊顿的形象可以说完全符合这样的形象塑造。而《送你一朵小红花》则是借鉴了青春片的类型惯例,塑造了一个普通少年韦一航,并将他的成长作为情节主线。他与父母、朋友等的关系呈现,他从自怨自艾、胆小怯懦到最后学会了关爱他人和承受命运等都是青春片的典型表达。

  但癌症这个巨大威胁性力量的存在,又让两位主人公的塑造超越了小妞电影和青春片惯常的主人公形象,这种空前的困境让他们的形象有可能迸发出更大的情感能量。在《滚蛋吧!肿瘤君》中,女主人公熊顿属于一种性格特征鲜明的喜剧人物形象,她一直充满能量和活力,电影大量使用漫画、电影、游戏等虚幻场景来象征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手法也充满想象力和浪漫气质。这样的人物形象塑造可以忽略掉很多生活的真实细节而不影响影片的浪漫特质,从人物塑造来说对电影创作者的挑战相对较小一些。而《送你一朵小红花》中韦一航的塑造其实是对创作者更大的挑战。

  首先,作为一个普通城市少年,韦一航的塑造需要更多生活的细节来增强其可信度。这一点也是《送你一朵小红花》做得十分出色的地方。以韦一航与父母的关系处理来看,韦一航偷看马小远的微博直播被妈妈误认为是在看小黄片的母子误会;爸爸妈妈偷看儿子第一次约会回家的做贼心虚;爸爸因为儿子偷当试药志愿者而平生第一次打他;还有父母为儿子录制的那段视频记录自己失去儿子之后的生活等。这些父母与独生儿子之间的欢乐与辛酸表现出的父母对孩子强烈的责任感和超量的爱,正是中国式独生子女家庭亲子关系的真实状态。好莱坞编剧大师麦基认为,观众对影片产生情感投入并不是因为同情,而是移情。移情是自我中心的,也是非常个人化的。通过移情,即通过我们自己与虚构人物之间的同理感受,考验并延伸自己的人性。这些有力的生活细节让观众信服,也让他们很容易与主人公和他的家庭之间建立起认同关系,牵起一根情感纽带。所以观众会为这些从生活真相中生长出来的细节会心一笑,也会感同身受地落泪。

  其次,韦一航的形象塑造比起熊顿也需要更丰富的层次,因为这个形象的关键在于他的改变与成长。一个普通城市少年在与癌症的共处中到底会变成怎样?电影将他的癌症复发和马小远的癌症复发作为两次重要的情节设计关键点,它们为韦一航的成长提供压力也带来助力。在第一次韦一航复发之后,他从差点彻底放弃希望到开始摆脱自己被动消极的生活态度,鼓起勇气向马小远表白自己的爱情。这构成了他成长的第一步。而在马小远复发之后,他勇敢地陪伴和鼓励马小远走完人生最后的时光,也让自己最终获得真正的成长。韦一航为那个失去女儿的爸爸点那份红烧牛肉饭的细节设计是电影中的点睛一笔。此时的韦一航,不仅不再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悲剧命运中,也开始学会去体会和关爱他人的伤痛。而观众也在观影过程中通过对主人公的移情去体验这些放弃、抗争、痛苦和蜕变,在与影片达成情感共鸣时完成自己的情感宣泄与净化。

由于情节设计上的失误,《温暖的抱抱》中两位主人公的形象既不可爱更不可信

   《温暖的抱抱》:胡编滥造的情节与不可信的人物

  《温暖的抱抱》从类型上属于很典型的爱情喜剧,其中的重点表达应该是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情交锋,而且因为男主人公强迫症患者的洁癖与女主人公大大咧咧和邋遢之间的对立,两人的爱情发展过程其实会产生很多温馨的笑点和泪点。所以,两位主人公形象的塑造是这部喜剧得以成功的重中之重。但这部电影最大的问题就是因为情节设计上的失误,导致两位主人公形象既不可爱更不可信。

  首先,这部电影的主要情节显得老套而陈旧。还是麦基说过,一个诚实的故事只可能在一个地点和时间内适得其所。如果创作者的知识不足以支撑起故事背景,故事就越发充满陈词滥调。这部影片的两个主情节:女主人公被渣男利用后抛弃以及男主人公的童年创伤,已经被很多故事讲述过。因为缺乏对生活真相的观察和揭示,许多细节表达在这部电影中也没有能够讲出新意。其次,电影中的很多情节设计更是抛开生活逻辑的胡编滥造。比如男主人公父母的洁癖让他们从来不抱孩子,那么这个孩子是由谁抚养长大的呢?父母给一个只有六岁,认字可能都没有几个的小孩写一封复杂的信作为礼物又是怎样的“脑洞大开”?女主人公靠吃速效救心丸给渣男写歌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实际上,这种情节设计的陈词滥调和胡编滥造是很多开心麻花喜剧电影的问题。有一些作品因为有比较优秀的喜剧演员表演和有想象力的笑料和段子,比如《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等,情节设计方面的问题还能够被忽略或遮掩过去。因为观众对喜剧中的情节设计不合理本来就相对宽容。但如《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到刚上映的这部《温暖的抱抱》,一是演员表演本身就没有特别的魅力,二是笑料和段子也非常缺乏想象力和新意,情节设计问题就会被极大地凸显出来。

  以《温暖的抱抱》来说,两位主演并没有太强的喜剧天赋,表演比较生硬,两人之间更是没有能够如沈腾和马丽在《夏洛特烦恼》中产生的那种喜剧化学反应。另外,电影中也没有富有想象力的笑料,有些笑料甚至还反复使用,比如展现男主人公强迫症的梳头发、扶正车把等,连笑料也变成让人厌倦的陈词滥调。在笑料和表演都缺乏的情况下,电影就只剩下大量缺少生活基础,任意想象和夸张的虚假剧情一路向前,不仅对人物塑造没有任何助力,还导致人物的可信度大大下降,观众更不可能为这些不可信的人物产生移情。所以最后的观影体验只能是既不好笑也无法让人感动。对开心麻花喜剧电影来说,如果还不着力在情节设计和人物塑造上下功夫,只靠各种笑料和段子的堆积来制作电影,其喜剧电影之路只会越走越窄。

  新年档这两部电影所带来的不同观影效果也说明,无论是想让观众欢笑还是哭泣,电影创作者都应该更多地去观察和研究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人。只有那些从生活真相中生长出来的笑点和泪点,才能真正打动观众,带给他们渴望的情感共鸣。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编辑:陈安
 
嵊州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嵊州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2004〕47号. 浙ICP备 05017992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